爱游戏:【十冷故事第二弹】乾元山的日常

下面小编带来的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故事第二弹,乾元山的日常。关于乾元山自然就是关于我的哪吒啦,我不多说了了,一起来看故事吧!

本文作者:ios1区@稔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

师傅说…他本是那九重霄里的鼎鼎天神,但我倒是觉得他这话里只能信三分,天神不假,鼎鼎二字却值得推敲…尤其是在他喝醉后吊着那双桃花眼望着我时,我连那三分都缺了底气。

师傅说…他最爱的便是那上了年头的桃花酿,叫我有出息后定要买了孝敬他。

我嬉笑道:“那下棋和睡觉该排第几?”说到下棋我到想起,几日前师傅与广成子师伯下棋,棋瘾上来了非要赌些什么,可偏偏他又是个臭棋篓子,最后输的连那身泛白的素色袍子都给了广成子…倒害的我舔着脸要了回来。那几日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一个看不住师傅又跑出去跟人下棋。赌旁的倒也不打紧,别一个手抖将我也输了出去….. 总之,除了正经神仙的事他不做,其余的,他都做。

师傅还说…他想念他那天极中宫里的碧游床了,还有那三月时节瑶池里的大桃子,也不知道现在开始熟了没。我翻了白眼:“是想念那端桃子的36D的仙子吧”。师傅眯着他那七分醉三分醒的眼笑着说“都有,都有”说完还吧唧了两下嘴不知在回味那桃子,还是那貌美的仙女姐姐?

师傅他虽说好酒好色爱吹牛,可也算是个千年修行的上仙,性格虽不是温润尔雅,也没旁的神仙那样仙风道骨鸾姿凤态,可却对把我培养成风度翩翩的君子形象做出了很大的牺牲,过午后不沾一滴酒!这让我感到很欣慰,虽然我知道这是怕我出去后又惹出是非,自然也只好顺从的配合。

于是每天午后的未时,准时把我从床上拖到洞外的石凳上灌上一通的四书五经,伦理道德。那时的师傅最不顾忌形象,披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吸拉着鞋子,手里捧着本厚重书经,围着我走来走去,任由那褪色的袍子都起了褶也不抚平。

我实在看不下去便说道了几句,他便拿起手中的书本敲我头“你这丫头,到说起我来了!因为你师父我没了男人味!”

我捂着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师傅….人家是男孩子!”还有“男人味是什么味?”

师傅一脸嫌弃“这都不知道!那是你师叔酿了三百年的陈年桃花酒的味道”

“切…说到底还不是那杯中之物,也不知那与别的又有何不同!”

“你…你…你这丫头!再跟我胡搅蛮缠 定不饶你!”

“师傅….我都说了 我是男孩子了,好不好!”

“你…你…今晚不许上床睡!”

“……”不过到底师傅是个心尖软的人,还是往床下丢了床被子….可殊不知我已认了床,这一夜是辗转反侧,跟烙饼似得翻来覆去,看着师傅在一旁呼呼大睡不由心中多了几份悲凉,这是血的教训“师傅说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再也不要跟酒鬼讲道理!”

没有休息好的后果就是午后的思想品德课特别难熬….我目光呆滞,眼神迷离的看着桌上的天文,这奇奇怪怪的图形不知为何看起来特别的适合入睡。恰好午后的阳光悬于正空中,恰到好处的温暖洒了一地,像块快要融化的方糖,黏稠而又甘甜,把我整个人晒的变软只能靠在石桌上支撑身体,于是目光又扩散了几分….

师傅似乎看出来我的不对劲便大声道:“跟老子念,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

我忙回过几分神“跟老子念,一日……”

得..这下子我彻底清醒了…….

师傅的脸色比锅底还要在黑上几分…. 这比那次我失手砸了他盛酒的杯盏好像还要严重,我连忙低头装傻,果真片刻后从头顶传来训斥“忤逆!真是忤逆!不思进取!罚你去扫乾元山的石阶!扫不完不许去吃饭”

“啊~ 师傅换个成吗?”

“不行!须得让你长长记性” 说罢气得甩袖离去,留我在原地神伤。

寒冬归似去,欲语黄昏后,新芽不觉初春冷,二月探头,犹将东风嗅。

这时节带着慵懒,清凉了天地。虽美,可经不住那囤了一个秋冬的落叶,乾元山石阶上的枯叶像是融了整个秋冬,那些残枝败叶凄凄惨惨的散了一地,远远看去竟望不到头。我平素里就不是那勤快孩子,能懒上几分就几分,这么看过去一个头两个大…..

我拿着扫把一节一节的扫去,可那石阶上的枯叶像是永远扫不到头不禁喃喃到:“又是不让吃,又是不让睡,偏偏那多法子整治我”越想越气,火气上涌甩手丢掉扫把,直径上了后山把师傅藏在树洞里那半坛子好酒挖了出来统统一股脑的喂了后山的小蛤蟆精!那小蛤蟆不知是不是受到师傅的熏陶也格外的爱吃这口。我乐滋滋的笑着看,坏事干完心里不由舒坦了不少。

开什么花,结什么果,师傅知道后气的跳脚,把后槽牙咬的吱吱作响,满屋子找藤条要抽我个屁股开花,殊不知那藤条子昨儿也让我顺手丢进了后山…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任凭我嘴皮子磨破了哄 也黑着个脸不愿意搭理我。

第一天 我扯着他袖子撒娇到“师傅~我做了甜甜糯米糕要不要来尝口呀~来 啊 张嘴”

师傅“………”

第二天 “好师傅~师傅好~我这次真把那石阶扫干净了!不信你去看,比我脸都干净! ”

师傅“………”把头转向一边看都不看我

第三天“师傅我真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师傅“………”

第四天“……”我握着蒲扇一下下给他扇着小风,低眉顺目的瞧这格外的献媚

师傅“………阿嚏”

“好啊!我都如此奴眉艳骨了,你理都不理,我怎不知你是这般的小气!小气!小气” 气的我直跺脚

师傅“………” 这次他直接拂袖进了屋【其实是冻的回屋加衣衫去】

直到我偷听见师傅居然问广成子,是炖蛤蟆好吃还是炒蛤蟆好吃后,逼的我只好拿出私藏多年的小金库,下山打了一壶还他方才罢休。

他边喝边嫌弃的说“连我那桃花酿的小指头都比不上”

“………”那你还喝!!!!

“我不是气你糟蹋了我酒的事!是气扫阶梯这样的小事你都干不好,以后如何成大事!?”

“………” 真的吗??!呵呵

岁月不居 时节如流…

从我住进这乾元山算起不知已过了多少个春夏,师傅还是一副什么都懒洋洋的样子,除了对我能提起他一丝认真,旁的似乎都不关注,在这一丝的认真里就有一条是严厉禁止的那便是酒…一滴都不许我沾染,我很想尝尝这让师傅心心念念传说中的绝品,虽不能品出什么意境但就是那股子好奇心作祟。

我便跟师傅打着商量“就让我抿一口那日思夜想的玩意吧”

师傅却说“我的仙力不够定不了心神,等足够深厚了自然就可以尝上一尝”

我撇撇嘴“说的跟你从不会醉一样,不知是谁常常跟摊烂泥似得被广成子他们丢在金光洞门口,还要靠我把你拾回家”

“我是个清醒人,怎么会醉那?”他吊儿郎当的笑着抬手指了指心窝那。

我吐了吐舌头不去跟他争论

突然师傅一脸正色“有人来了”

我正疑惑着那就瞧见,天边东南角上冒出一丝红晕,接着我就被来着的人架着走了,师傅随手拈了个云诀唤了片云紧跟其后。

我正想着那就算我平素插科打诨了些那也不至于招来天界的人啊….

待我登上那传说中的九重天的云霄宝殿时我就明白了。

果然,那殿里黑压压的一片神仙,而最前面哭鼻子的便是那东海里的龙王敖光。

方才还哭的凄惨的敖光见了我顿时来了精神….“好你个小畜生,当真你没死”虽说着还上下打量起我。“几日不见竟还有了几分修为 好啊,好啊,我儿如今还病卧东海 独你倒是蹦的欢,岂能让我再饶了你!”

原是那东海的龙王不知从那得到的消息,知我没玉损当场,又一纸诉状告上天宫,连襟顺带上包庇我的师傅。

“龙王啊,你看实在是不巧,玉帝今儿上那灵山上开会去了,人我给你带来了,您可千万别在闹了”其中一个架着我的星君开了口

“那就麻烦众位仙家给评评理吧!”说着直竟走到了我跟前,我隐隐看见她那宽袍下紧攥起的手。

我甩开拉扯我的二位星君,扫了一眼那些个或笑或看戏的神仙,火气蹭蹭蹭往上窜,素日里我就不是那安分的主,便乖巧的笑看着怒视我的敖光“哟龙王您哭什么?莫不是在找你儿那条龙筋吧,你该早说声,方才我上来时顺带给你捎上,就是别嫌弃前些日子后山冒出条不太乖巧的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绑就用它栓狗了”

“敖光,怨不得我说你,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天天急赤白脸的干嘛?做前辈的要给后辈立个榜样嘛”师傅站在明晃晃的大殿尽头,才赶到,那被风拂过的袍子起皱,头发吹的也有些凌乱,再配上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不知怎么看着却有了几分帝王之色,揉了揉眼定是我错觉了。

“你…你….你们..你们”她指着我又转向师傅,在我俩之间点了半天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转头见师傅来了我像是有了主心骨,刚才还有几分不太明显的胆怯,如今立马硬气了起来,颇有些霸道不讲理的架势“我们又如何了?你恣意放纵自己的儿子,还没治你个管教不当罪你先来告我了”

“好啊!你信不信我再淹你陈塘一次?一回生二回熟都不用通知你爹一声的!”这下不光神仙们的脸色齐唰唰的变了,我刚才起来的气势也被掐灭不少,往事历历在目,触目心惊,使得我脚底发凉。

师傅一把,把我拽向他身后只留个背影给我“用不着麻烦你跑一趟,我先找那水德星君借他痰盂一试,看看这容量到底能不能装下你整个东海。”

这一句彻底把我逗笑了暗暗想着,幸亏今日那水德星君没来,要知道你把他的法宝水盂说成痰盂,能借你才有鬼!

师傅像是知道我心里所想又补了一句 “那可是我曾拜过把子的兄弟” 他这么一说我不由开始细细回想,打从进了这金光洞起,已过了不少时日,可也不曾有见过尊名在册的仙神来拜访过我们。

这牛虽吹的大了些,但也算为我说话,我不好揭他的台让他没了脸面,只得在一旁低声切切的笑着。

“小畜生你再笑,仔细我揭了你的皮”敖光以为我嘲笑与她,怒气更一发不可收拾横眉冷目的看着我。

师傅立马回嘴道“谁揭了谁的皮这不是一目了然吗?”我知道他这是暗指我抽了那龙太子筋骨的事,那时我才明白师傅竟是这么个口齿伶俐,黑心黑皮,净往人心窝上捅刀子的人,不过我倒是特别爱这样的他。

师傅又说“你儿子虽抽了筋,我徒儿也剃骨割肉了,能活下来是他的造化,别让猪油蒙了心,也不怕被天雷劈了脑子。”

敖光的脸上阴晴变幻,指着师傅“你你你”了几声便一个劲倒抽气。“你给我等着”

看着势头不对劲卯日星君连忙出手阻扰“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各位仙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切勿为了这些事伤了和气啊”接着又说“龙王您不如等玉帝回来再来定夺吧”还有“太乙你也是有话不能好好说嘛”他这么一开口周围的神君也连声附和说对,师傅以前就常说在这九重天上数卯日惯会打圆场两边都不得罪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哼 ”师傅冷哼一声,不理会众人扯着我便离开,边走走边说“就给这个老油条个面子,要不是他今儿我定要跟那熬光好好理论一番”

我侧着脸朝他吐了吐舌头“我道不知师傅你净是如此好的口才,骂起街来毫不逊色!”

“你个小没良心的”说这师傅恶狠狠的戳着我脑门。

“这是表扬你,诶诶 轻点…疼….”

师傅揉了揉我脑袋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泛出几丝我不熟悉的陌生表情来“我的弟子岂能让旁人小瞧了去?”

“记着师傅我在这一世,便佑你这一生欢喜无忧”

于是,在他最爱的选项里,又让我加上了爱护犊子,爱记仇这两条…

春来长天阔 一去九万里,夕阳的光辉慢慢别上了领口…望着他的背影,轻启朱唇“师傅…谢谢…”

恰巧一阵风拂过他听的有些不真切…“你说什么?”

我笑的眼睛迷成一条线“我说…晚饭想吃你做的蟹黄饺!还有一定要配上芙蓉莲子羹!”师傅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我怎么养了你这个不长心的吃货!”

我是哪吒,我遇见了这世上最好的师傅,他虽不是鼎鼎的天神却是我鼎鼎好的师傅…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攻略大汇总
资讯活动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活动
伙伴大全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伙伴
游戏问答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问答
十万个冷笑话攻略
十万个冷笑话手游攻略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app下载爱游戏app下载爱游戏app下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